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阿拉德:逆转之轮》EP11 希洛克的容器

《地下城与勇士》运营团队 2020-05-10 10:05:02 |字体:【

作者:流牙 

  “好冷……好冷……”

  这个声音透着一股凄惨哀婉的怪异感。

  让阿羿的情绪,不由一阵恍惚。

  与此同时,另一边,悲鸣洞穴深处。

  幽暗闭塞的洞穴里,一处石壁,突然变成了凝胶的模样。

  透过这模糊不清的凝胶墙壁,可以看到里面塞满了被抓走的人们。

  而希洛克那仿佛是浸泡在杂乱水草中的身影,此时在这凝胶上面浮现了出来。

  她佝偻着身子,不断扭曲着,显得有些痛苦。

  而随着她的扭动,洞穴里面,从各个地方,传来她时远时近地哀鸣,仿佛是猛鬼夜哭,杜鹃啼血,叫人毛骨悚然。

  “呜呜呜呜……”

  “好冷……我好冷啊……”

  时间一晃,很快就到了晚上。

  因为白天袭击村子的悲鸣蚁已经被消灭掉,而天才和阿羿暂时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正好迪仔母子也一直热情邀请,所以二人就在迪仔家借住一宿。

  虽然只是母子二人,但是迪仔的母亲将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并且也有一间客房可以提供给他们住宿。

  夜半的时候,万籁俱静。

  迪仔和母亲正在熟睡。

  突然之间,母亲好像听到了一阵细碎的声响。

  她睁开眼睛,仔细听了听,声音是从卧室外面传来的,像是房门吱嘎吱嘎的声音。

  “我记得睡前,把门关好了呀。”

  迪仔的母亲小心翼翼地爬起来,并没有吵醒迪仔。

  她走到外面的客厅,发现屋子的木门此刻正敞开着。

  风一吹,木门轻轻摇晃,传来了吱嘎吱嘎的声响。

  “看来是我之前没有把门关严。”

  母亲轻笑了一声,摇摇头,走过去扶住木门,正要再度关上。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光,突然从门外射了进来。

  刹那之间,母亲的嘴巴,就被白色的粘稠丝线给封住了。

  原本口中的一声惊呼,顿时也硬生生被封在了嗓子里,没有能够呼喊出来。

  接下来,又是一道道白丝喷到她的身上。

  片刻功夫,母亲就被白丝裹成了一个大茧,由另外几只悲鸣蚁举在头顶,搬了出去,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此时客房里面,阿羿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昏暗的房间里,他的眼睛泛出湛然神光,警惕地朝周围看过去。

  天才被他惊醒了,揉着眼睛问道:“怎么了?”

  阿羿将食指压在嘴唇上,示意天才不要出声,侧耳细听了片刻后,才压低嗓音道:“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天才摇摇头:“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是嘛……”阿羿喃喃道。

  刚刚自己的确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但是心里面就是莫名地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他望着窗外,眼神有些凝重:“是错觉吗?”

  过了一会儿,他对天才道:“没事了,继续睡吧。”

  说完后,阿羿重新躺了下来,慢慢闭上了眼睛。

  再度入睡,阿羿做了梦。

  很多很复杂的梦。

  梦里面一幅幅画面,无比真实、清晰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有他年幼的时候。

  梦境里面,他见到还是孩童时期的自己,被关在了一个实验室的密封舱内。

  胸口处被插上了很多的导管。

  这些导管,通过精密的仪器,连接在了密封舱外的变异泰拉石上。

  此时这变异泰拉石的力量,正通过导管,源源不断注入孩童时期的他体内。

  而在密封舱周围,聚集了许多穿着白衣服的研究员。

  这些研究员,都戴着厚厚的面罩,让阿羿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

  但是透过面罩的护目镜,他可以看到这些研究院闪烁着兴奋神色的双眼。

  一声声压抑不住的欣喜欢呼,此时不断从这些研究员口中喊出。

  “太棒了!”

  “他的身体很适合接收希洛克的力量!”

  “真是完美的容器啊——”

  紧接着,画面一转,梦境变化。

  新的梦境里,出现的是少年时期的阿羿。

  他站在巨大的斗兽场里,手持比大一整号的魔枪。

  周围好几头魔兽,将他包围在中央。

  少年阿羿的体型和这些魔兽相比,就如同是葡萄和苹果。

  但是少年阿羿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怕的神色。

  他的瞳孔渐渐变得深邃,仿佛是波澜不惊的古井,失去了人类本该有的感情。

  远处,一群德洛斯帝国军官和军人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力量——”

  声声呼喊中,魔兽怒吼、咆哮,张开血盆大口,扑向年幼的阿羿。

  不久之后,黄沙烟尘之中,最后一头魔兽发出了悲鸣,沉重的身体,砰的一声轰然倒地。

  少年阿羿,手持魔枪,浑身浴血。

  他的脚下,属于魔兽的鲜血,早已流淌成河。

  他的身后,那几头魔兽,早已没有了声息,身上是被魔枪刺出的恐怖伤口。

  只不过,此时即便已经杀死了全部的魔兽,少年阿羿的眼中,仍然没有任何一丝感情。

  附近那些军人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使徒的力量果然强大!”

  “好可怕——”

  “值得好好利用!”

  ……

  “使徒、使徒——”呼吸声越发急促,猛然之间,阿羿捂住胸口,腾的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

  漆黑的房间,窗外投入的月光,清凉的夜风,让他渐渐清醒过来。

  “刚刚,是梦……”

  阿羿长长松了口气。

  忽然胸口传来一阵疼痛,就像是有一把刀刺进去了一样。

  阿羿顿时脸色一变,用手紧紧按住胸口,但还是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痛哼。

  天才被这声痛哼惊醒了,他睁开眼,就看到了阿羿苍白的脸。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天才急忙问道。

  感觉到疼痛在缓缓退去,阿羿深深吸了口气,摇摇头道:“没事……”

  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下一刻,咚的一声,客房的木门被撞了开来,迪仔满脸惊慌地大声喊着:“两位哥哥!”

  天才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但是见到迪仔脸上的慌乱神色,赶紧问道:“怎么了?叫这么大声。”

  迪仔急得脸都红了:“有没有看到我妈妈?”

  天才和阿羿对视一眼,齐齐摇头:“我们没看到,怎么了?”

  听到他们的回答,迪仔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哭喊道:“妈妈不见了!哪儿都找不到!”

  天才和阿羿脸色顿时一变,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

  天才安慰着迪仔:“不要担心,我们现在就帮你找!”

  话虽这么说,但是这个时候,天才和阿羿的表情,都显得很凝重。

  屋子并不大,房屋的周围,也很空旷,如果有谁站在外面的话,一眼就可以看到的那种。

  没过多久,天才他们就将屋子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却丝毫没有发现迪仔母亲的身影。

  最后三人面带忧色地在客厅里汇合。

  迪仔的眼中,泪光在闪烁,声音都在颤抖:“难不成……妈妈被悲鸣蚁抓走了……”

  阿羿眉头皱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被带去悲鸣洞穴了?”

  迪仔闻言,脸上焦急的神色越来越浓。

  此刻坐立难安的他,猛地转身,就朝着门外冲了过去。

  天才眼疾手快,一把拉住迪仔的手腕,把他拽了回来,大声问道:“你要去哪儿?”

  迪仔拼命挣扎着,喊道:“洞穴!我要去找妈妈!”

  听到这句话,天才竟然露出了平时少有的严肃神色,喝止道:“不准去!那里应该有一堆像昨天蚂蚁一样的家伙,你去了就是送死!”

  “可是……”迪仔说着说着,眼泪再一次哗啦啦淌下来。

  天才伸手按在了迪仔的肩膀上,蹲下身和对方平视,用极为认真的眼神,看着对方的眼睛说:“我代替你去,我答应你,如果你妈妈在那里的话,我一定会把人带回来!”

  天才的话,说得分外坚定,掷地有声。

  迪仔一时之间,被天才感染了。

  他的哭泣,渐渐变成了抽噎,眼眶红红的,看着天才,喃喃道:“哥哥……”

  阿羿往前走了一步,提醒道:“天才,悲鸣洞穴可没有那么简单,希洛克也在那里。”

  天才的眼神微微一凝,但是很快就摇摇头,驱散了那负面情绪,看向阿羿道:“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总不能置之不理吧。”

  看着天才坚决的态度,阿羿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但是只有我们去的话,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们去找昨天的剑圣,和他们一起进入洞穴吧。”

  见阿羿答应下来,天才也松了口气。

  他又安慰了迪仔几句,让他在屋子里安心等消息,然后就和阿羿拿着武器,朝着悲鸣洞穴的方向赶去。

  因为不知道迪仔的妈妈具体是什么时候被抓在的,所以他们只能尽快赶路。

  走了一阵后,天才看看四周的空荡荡的荒野,对阿羿道:“我们是不是错过了?剑圣那伙人,应该已经在我们之前出发了。”

  阿羿也观察了一下,点点头,然后招呼天才继续赶路,说道:“快一点的话,理应追得上。”

  再往前走一阵,越过一片山丘,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片被毁得破破烂烂的房屋。

  这显然原本应该是一处村庄,就和迪仔他们家所在的地方一样。

  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废墟之中,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处处杂草丛生。

  月光照耀下,都是破损的墙壁,倒塌的屋顶,残缺的篱笆。

  这幅景象,在这深夜,让人看的感觉背脊发寒。

  天才都看得有些呆住了,喃喃道:“这是怎么搞的……”

  阿羿纵身一跃,走过去观察了片刻,说道:“这是因为遭到那些魔物的攻击,所以才被毁掉的村子。”

  看着眼前这凄凉的景象,天才吸了吸鼻子:“不知道人怎么样了……”

  阿羿没有再说什么,朝天才挥了挥手,示意继续赶路。

  一路疾驰,再无多余的话语。

  在前往悲鸣洞穴的路上,天才和阿羿时不时就可以看到之前死亡的调查者。

  他们中甚至还有人,保持着临死前持剑拄地的姿势。

  只是身上冰冰凉凉,透着一股死人才有的寒意。

  见到这些尸体,天才和阿羿的脸色,也越发凝重。

  而距离悲鸣洞穴越近,可以见到的尸体就越多。

  一股压抑的氛围,开始在两人的心头不断萦绕。

  终于,天才和阿羿赶到了悲鸣洞穴的入口。

  洞穴的入口周围,无论是岩石还是树木,此时都透着一股阴森诡异的味道。

  岩石上泛出的青紫色光芒,显得斑斑驳驳,犹如巨蟒身上的鳞片。

  那深深幽幽的洞口,也不知道通向何处,如同一张漆黑森森的巨口,耸立在二人的面前。

  天才深吸一口气,握紧试炼重剑的剑柄,小心翼翼地走到洞口,探头向里面望去。

  一声声尖锐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哭,又像是有人在厉啸,从洞穴深处传了过来。

  天才顿时头皮一阵发麻,心跳都漏了一拍。

  阿羿走上前,目光闪烁着湛然精芒,也正打算观察一番。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原本往前迈着的步子,缓缓收了回来。

  与此同时,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僵硬,眼眸中的生气,渐渐散去,整个人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再度迈步,也没招呼天才,径直越过朝着洞穴里面走了进去。

  身旁人影一闪,吓了天才一跳。

  他定睛望去,发现是阿羿,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旋即他就发现,阿羿竟然直接朝着洞穴里走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喂喂!”压低嗓音,连喊了两声,都没有得到阿羿的回应,天才忍不住嘟嘟囔囔,“真是的,怎么了这家伙,之前还在反对去洞穴的,怎么这时候一个人进去了。”

  话虽这么说,天才还是赶紧跟了上去,并没有发现阿羿的异样。

  跨入洞穴,天才只觉得眼前一暗。

  不过好在洞穴里面的石头,似乎可以反光,所以还是能看清方向和脚下道路的。

  天才跟着阿羿走了一阵,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好奇问道:“喂,这个方向对吗?”

  因为他发现,阿羿的步伐十分坚定。

  哪怕是遇到岔路口,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选了一个,就继续向前。

  不过此时的阿羿,双目完全没有神采,对于天才的话语,也没有丝毫回应。

  连续低声喊了几下,见阿羿不搭理自己,天才担心前面有危险,抢了一步追上去,伸手一把抓住阿羿的肩膀,同时放大了嗓音:“喂!阿羿,你怎么了!”

  阿羿脚步一顿,听到天才的声音,身子猛地一震,晦暗的眼眸,又恢复了神采,就像是一个人刚刚从睡梦里醒过来一样。

  而天才此时还在不断发问:“你从刚才就不太对劲,发生什么了?”

  阿羿伸手揉了揉额头,苦笑一声:“抱歉,现在没事了。”

  天才指着前方,问道:“你这样随意地不断前进,真的好吗?”

  阿羿略一沉吟,很肯定地说道:“往这个方向走,绝对不会错的。”

  天才闻言一愣,随即道:“你知道路吗?”

  阿羿摇摇头:“不知道……”

  但他立刻又补充道:“但应该不会错。”

  说完之后,他再次迈步,向前走去。

  看阿羿那果决的模样,天才没有丝毫怀疑,挠了挠头:“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你。”

  说着他也快步追了上去。

  此时阿羿走在天才前面大约半个身位的地方。

  虽然之前和天才说话的时候,态度很坚决,但是此时,他的眼眸之中,却浮现出丝丝迷茫,心中疑惑:“为什么我会知道前进的方向?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

  一念如此,阿羿不觉心头一颤。

  他回忆起之前的梦里面,那个胸口插满导管的自己。

  那个时候,看不清脸的研究员,曾说过一句话。

  “作为希洛克的容器——”

  这句话,此刻异常清晰地浮现在阿羿的脑海里。

  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凝重。

  “我和希洛克,难道有什么关系吗?

  难道之前那些不是梦,那我究竟是……”

  心中充满着疑虑,阿羿的手情不自禁按住了胸口。

  他目光深邃,看向洞穴的深处。

  虽然前方一片漆黑,但是他也不清楚为什么,此时的自己可以无比肯定,希洛克就在这洞穴的深处。

 

 

注:本章对应官方动画《地下城与勇士之逆转之轮》第3话(中),由于是基于最初的剧本进行编写,有些情节会有出入。

 

 

EP10 初遇四剑圣返回章节目录EP12 挑战悲鸣洞穴

 

 

《地下城与勇士》作为全球2D横版格斗网络游戏(MMOACT)的先行者,凭借经典街机游戏网络化的创新理念和玩法成为了全球网络游戏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与经典横版动作游戏别无二致的表现形式、无限连击的动作特性和极富多样化的职业分支使得《地下城与勇士》具有精准的操作体验与打击爽快感,让玩家全面回归游戏的本质,享受游戏过程而非游戏结果带来的快乐——这将是网游领域史无前例的进步!

DNF官方APP

每周活动

    道聚城推荐